当前位置:泥巴库>热点资讯>图文>正文

李白诗歌的艺术特征及艺术成就,李白的创作个性与诗歌理论主张

人气:499 ℃/2024-06-11 19:37:32

李白是中国诗歌史上一颗闪烁着奇异光辉的璀灿巨星。他以其饱含浪漫情怀的天纵英作,为后世诗歌创作树立了光辉典范;他借自己的诗歌表达的理论主张,也在中国文学批评史上享有崇高的地位。

李白(公元701-762年),字太白,原籍陇西成纪(今甘肃秦安)。隋末,其家流寓西域,李白就出生于中亚的碎叶(唐时属安西都护府,故址在今吉尔吉斯共和国北部托克马克附近)。李白五岁时,随父亲迁居四川,落户于绵州昌隆(今四川江油)。所以他后来一直把四川当做自己的故乡。

李白的家庭可能是在西域一带经商致富的商人。他幼年所受的教育,除儒家经籍外,还有六甲、百家,以及一般儒生所轻视的“奇书”。他的生活情趣和才能也是多样的。李白曾在自己的诗文中自称:“十五观奇书,作赋凌相如”(《赠张相镐二首》之二);“十五游神仙,仙游未曾歇”(《感兴八首》之五);“十五好剑术,遍干诸侯”(《与韩荆州书》)。二十岁以后,他开始在蜀中漫游,曾登临峨嵋、青城诸名山,拜访道人,学习武艺。这些生活经历,对李白豪放的性格和诗风,都有重要影响,也造成他思想的复杂性。

李白是有高远的政治抱负的,用他自己的话来说,就是“申管晏之谈,谋帝王之术,奋其智能,愿为辅弼,使寰区大定,海县清一。”但是, 李白虽有进步的主张,高远的追求,而他所遭遇的时代却已经有了重要的变化,在社会的表面繁荣之下潜伏着深刻的危机。唐玄宗开元24年,也就是李白36岁那年,张九龄被罢相。此后李林甫、杨国忠等奸相相继当权,形成一个腐朽的统治集团,促使各种矛盾激化,终于导致使唐王朝一蹶不振的“安史之乱”,从此唐王朝走上了下坡路。李白的一生就是在这样的客观形势下度过的。他在42岁以前,基本上是在各地漫游。他曾悲叹:“弹剑徒激昂,出门悲路穷。功业莫从就,岁光屡奔迫。”四句说他漫游为客、从政无门、时光流逝、功业无成。42岁那年,经道士吴筠推荐,李白被唐玄宗召入京师长安,但只让他作侍诏翰林,实际是作文学弄臣。这很不符合李白追求的目标。但就是这样,仍招来小人嫉妒,特别是他那不肯“摧眉折腰侍权贵”的傲岸精神,尤其招来权贵们的忌恨。李白在长安呆了三年,不断遭到谗毁,不得不离开长安。李白一生基本上是在野的,所以他有很强的平民感、布衣感、游士感。他曾自言:“白,隆西布衣”,因而他常用平民的眼光来看待权贵。

李白的思想、生活、个性和气质都富有浪漫精神,他不走一般士人由科举入仕而逐级上升的道路,而要由布衣而一跃为卿相。所以他不参加科举考试,而是通过各种行动,培植声誉,等待朝廷征用。他由道士推荐入都,走的正是这条道路,只不过没有达到期望的结果。他的入仕并非以获得高官厚禄为最终目的,而只是想大济苍生,做一番事业之后,便抽身而去:“愿一佐明主,功成还旧林。”他把侠义精神应用到政治领域中来,很有点浪漫色彩,但可惜过于天真,只能得到理想破灭的下场。李白读书是不拘一家的,接受的思想影响也相当广泛。他从儒家主要汲取了积极用世的精神,所谓“达则兼济天下”。但儒家所讲究的忠孝道德,就不在他的头脑中占据重要地位。至于所谓等级名分的封建礼法,在他几乎是置之不顾。杜甫《饮中八仙歌》写李白:“李白斗酒诗百篇,长安市上酒家眠,天子呼来不上船,自称臣是酒中仙。”他更多接受了战国时期“士”的具有民主色彩的平交诸侯的传统,以及魏晋名士摆脱名教礼法束缚的风流精神。他自己说过:“出则以平交诸侯”;“昔在长安醉花柳,五侯七贵同杯酒”。他受道家的影响也不小,这一方面使他因任自然,“不凝滞于物,与时推移”,处世态度比较灵活;另一方面也使他有与道合一、遗世独立的胸怀与气魄。他曾自称自己是“逸人”,是“天为容,道为貌,不屈己,不干人,巢由(巢父和许由,相传为尧时隐士──笔者)以来,一人而已。”他想要“倚剑天外,挂弓扶桑,浮四海,横八荒,出宇宙之寥廓,登云天之渺茫。”有一种拔俗卓立、高视人间的气概。这都助长了他睥睨世俗、蔑视权贵的叛逆精神。李白在他所处的时代里,象一匹脱缰的野马,率性自然、一任己意奔腾驰骋。但其中贯穿一条主线,那就是追求对人生有所作为,然后功成身退,并且始终没有失去这方面的自信与热情,所以他的诗歌创作总是放射着积极浪漫主义的光彩。

研究李白的创作个性与诗歌理论主张,首先必须看到他以杰出的艺术诗篇,为后人垂示的浪漫主义创作范例。李白自己说:“兴酣落笔摇五岳”,杜甫也说他:“笔落惊风雨,诗成泣鬼神”。我们读李白的诗真如“黄河之水天上来,奔腾到海不复回”,闪转腾挪,变化莫测。这主要是由于诗人善于运用丰富的想象。大胆的夸张,无所拘束的形式,尽情地抒发奔腾豪放的感情,创造出雄奇瑰丽的艺术形象,使人叹伏、令人绝倒。这是李白诗作独有的艺术魅力,也是浪漫主义创作精神的威力。

总结李白浪漫主义诗歌的创作经验,其艺术成就主要来自以下四个方面:

一是构建雄奇壮丽、高远博大的形象体系。如他的诗句:“一百四十年,国容何赫然”;“长风几万里,吹度玉门关”,“长风万里送秋雁”等等。其时空的浩大,令人叹为观止,具有一种先声夺人的气势。

二是寄寓强烈的主观色彩。李白的诗歌构思不受客观生活逻辑的限制,一切事物都要服从其主观激情的奔泄。如“忆昔洛阳董糟丘,为余天津桥南造酒楼”;“白发三千丈,缘愁似个长”;“俱怀逸兴壮思飞,欲上青天揽明月”;“燕山雪花大如席”;“百年三万六千日,一日须倾三百杯”等等。可谓浮想联翩、激情洋溢,大胆想象,不受拘束。

三是形式章法的变化无常。李白的诗是一道意识流、情感流,形式章法一任感情的奔泄所决定,不是人为组织结构的产物,所以变化莫测,如神龙出海,难摸首尾。在他的诗中,往往是错纵复杂的感情交织在一起,忽喜忽忧,忽开忽合,故而经常出现出人意料的章法转折和意象结构。

四是语言的清新自然。李白大力推崇诗歌风格的清新自然、质朴劲健。他赞美谢眺的诗“清发”,赞美友人韦太守的诗是“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。”对那些雕章琢句、丧失天然的作品,则投以辛辣的讽刺。其《古风》诗说:

丑女来效颦,还家惊四邻;寿陵失本步,笑杀邯郸人。一曲斐然子,雕虫丧天真。棘刺造沐猴,三年费精神,功成无所用,楚楚且华身。大雅思文王,颂声久崩沦。安得郢中质,一挥成风斤。

李白吸收了六朝民歌语言的清新自然,而将它运用到广泛的社会政治题材方面,去其柔媚,加以劲健,构成清雄奔放的风格。联系李白的生平思想来研究他的创作经验,我们必须指出, 李白诗歌的瑰奇劲健是根源于他的胸怀、气魄和个性气质。不具备这些基础,只从形式上模拟李白的壮语“大言”,结果只会使人感到虚张声势,并无感人的魅力。

除了以具体创作为唐诗的健康发展开辟道路,李白还在自己的一些诗作中,直接表达了自己的诗歌理论主张。这些以诗论诗的作品数量不多,对于李白这样一位以创作为主的诗人来说,尤其显得难能可贵。同他的思想性格相一致,李白从理论上表述的文学主张,也鲜明地表现出反对传统束缚、要求解放的精神。

李白诗歌理论最主要的一点,就是在诗歌创作上提倡以复古为革新,这鲜明地表现在他写的《古风》中

大雅久不作,吾衰竟谁陈?王风委蔓草,战国多荆榛。龙虎相啖食,兵戈逮狂秦。正声何微茫,哀怨起骚人。扬马激颓波,开流荡无垠。废兴虽万变,宪章亦已沦。自从建安来,绮丽不足珍。圣代复元古,垂衣贵清真。群才属休明,乘运共跃鳞,文质相炳焕,众星罗秋闵。我志在删述,垂辉映千春。希圣如有立,绝笔于获麟。

在这首诗中,李白推崇《诗经》为正声,尤其推崇《诗经》风雅比兴的传统,鄙薄建安以后的创作。明确表示了他把文学改革的任务放在自己肩上,以复古来进行革新的雄心壮志。

李白也很推崇建安诗歌,他在《宣州谢眺楼饯别校书叔云》诗中说:“蓬莱文章建安骨,中间小谢又清发。”可见他赞美的是建安诗歌所具有的风骨。在推崇《诗经》和汉魏古诗的优良传统,反对齐梁以来的淫靡文风方面,李白与陈子昂的意见是一致的,只不过李白更重视形式的解放。

从李白论及历代诗歌诗人的诗作中,还可以看到他对前人优秀的诗歌传统,采取的是批判继承的态度。作为继屈原之后我国古代杰出的浪漫主义诗人,李白不仅在创作上深受屈原的影响,而且对屈原的作品给予崇高的评价。其《江上吟》诗中说:“屈平辞赋悬日月,楚王台榭空山丘。”表明屈原辞赋是他心目中学习的典范。此外,他虽然说过“自从建安来,绮丽不足珍”的话。但那只是对六朝文学总的不良倾向的否定,并不意味着他对六朝文学的全部排斥。事实上,他对六朝诗人如谢灵运、鲍照、谢眺等人的创作都有较高的评价,他自己的创作成就,也正是在广泛汲取前人创作精华的基础上取得的。

搜索更多有关“李白诗歌的艺术特征及艺术成就,李白的创作个性与诗歌理论主张”的信息 [百度搜索] [SoGou搜索] [头条搜索] [360搜索]
CopyRight © 2008-2024 泥巴库 All Rights Reserved. 手机版